当前位置:老潮夫食品经营部国学红楼梦中在秦可卿死后,丈夫与公公的表现有何不一样??
红楼梦中在秦可卿死后,丈夫与公公的表现有何不一样??
2022-09-21

秦可卿,是中国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秦可卿死后,丈夫贾蓉退避三舍,公公贾珍哭得泪人一般,如此反差让秦可卿死后背上聚麀之诮的罪名,加上脂砚斋“淫丧天香楼”的批注,秦可卿之死被定性为死于风月,道德沦丧。

宁国府被柳湘莲评价为“你们东府(宁国府)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”

从柳湘莲的话头中可知,宁国府名声差,早已在坊间传开,而与宁国府一街之隔的荣国府,在冷子兴的口中,还是“几个姊妹,都是少有的”诗书礼仪之家。

荣国府表面上是女孩们的一片净土,但在这诗书礼仪之家里,却藏着一段让人惊心的聚麀之诮的家事。

荣国府也有聚麀之诮

“聚麀之诮”,查资料意思引申为:父子共占一个女子的禽兽行为。

第69回,贾琏到平安州替父亲贾赦办差回来,原文说贾赦“十分欢喜,说他中用,赏了他一百两银子,又将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环,名唤秋桐者赏他为妾。”

秋桐名义上是贾赦的丫环,但贾赦是个儿孙满眼了,“还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”的不妥之人,秋桐这丫环,实质上也是贾赦的一个没有名分的姬妾。

原文就说:“因贾赦姬妾、丫环最多,贾琏每怀不轨之心,只未敢下手。如这秋桐辈等人,皆是恨老爷年迈昏聩,贪多嚼不烂的……因此除了几个知礼有耻的,余者或有与二门上小幺儿们嘲戏的,甚至于与贾琏眉来眼去私相偷期的……这秋桐便和贾琏有旧……”

从这些细节中看,秋桐本是贾琏父亲贾赦的姬妾,如今贾赦却名公正道地赏给贾琏做妾。秋桐实际上就是贾赦和贾琏父子共同的女人,这明显就是聚麀之诮的禽兽行为。

妻子王熙凤无条件接纳秋桐

秋桐被赏给贾琏,是人伦所不容的,但荣国府上下,却没有一个人反对。

原文写道:“凤姐听了(贾赦赏赐秋桐作妾),忙命两个媳妇坐车到那边,接了来……一面带了秋桐来见贾母与王夫人等……”

一个“忙”字,写出王熙凤对纳秋桐为妾的重视。王熙凤作为一个悍妇,却不敢对贾琏纳秋桐稍有微词,为什么?因为在古代礼教中,贾赦这个父亲赠送的人或物,媳妇推辞就是大逆不道。

王熙凤不仅亲自把秋桐接回家,同时带她去见贾母和王夫人。贾母和王夫人是荣国府后宅最有权威的两个人,见了她们,等于是将秋桐的身份公之于众。

而让人诧异的是,贾母和王夫人都对贾琏纳秋桐一事没有异议。

贾琏纳秋桐,等同于贾赦和贾琏父子聚麀之诮,但荣国府却都表示默认,而秦可卿死后,贾珍如丧考妣得哭成泪人,却让脂砚斋侧批“可笑”,这是为啥?

笔者认为,荣国府对秋桐的态度,恰恰说明秦可卿的身份很可疑,她既是通买卖的妾,又是名公正道的妻。这种说法似乎矛盾,但却可能是秦可卿死亡的真相。

贾珍哭成泪人:是承认和秦可卿的聚麀之诮。

秋桐之所以和贾赦父子有聚麀之诮,依然被接纳为贾琏的妾,笔者认为有2个原因。

一是红楼时代,女子是被分为三六九等的,像香菱和秋桐这样的贱籍女子,可以通买卖。既然通买卖,在父子之间流转,也并非什么伤风败俗的事;

二是秋桐在贾赦身边时,虽然实质上姬妾,但名分依然是丫环,因此可以赏给儿子贾琏;

三是秋桐是妾,并非嫡妻。

对照秋桐的三个条件,秦可卿的身份都不符合,她是贾蓉的嫡妻,又是出身秦业这个官宦之家的小姐,她如果犯了聚麀之诮,不论她自己,还是公公贾珍,都难逃国法家规的制裁。

但贾珍明知如此,为何还在秦可卿葬礼上表现得伤心欲绝,似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。

难道贾珍真的是无耻之徒,不顾一丝脸面?并不是。

第65回,贾琏纳了尤二姐为妾后,贾珍在厢房和尤三姐吃酒取乐,贾琏推门进入后,原文说:“贾珍羞的无话,只得起身让座……”

因为“妹夫到是做兄的”,所以贾珍羞愧,可见贾珍虽然背地里行为无耻,但却非常在乎人前的形象。

那么他在秦可卿死后,当着前来吊唁的亲朋厚友的面伤心欲绝,是出于什么心理呢?笔者认为,是因为秦可卿不为人知的身份。

死去的秦可卿:真的是个妾,80回后的林黛玉贱如蒲草。

贾珍如此反常的表现,实际和秦可卿的真实身份有关。

在太虚幻境里,宝玉看到的秦可卿是“既有宝钗之鲜艳妩媚,又有黛玉的风流袅娜”的美人,曹翁是啥意思呢?

看刘姥姥讲的茗玉小姐的故事,茗玉小姐生前是林黛玉的身世:“这老爷没有儿子,只有一位小姐,名叫茗玉。小姐知书识字,老爷、太太爱如珍宝。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,一病死了。”

茗玉小姐死后,刘姥姥一天清早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、极标致的一个小姑娘雪下抱柴,这可不就是薛宝钗吗?

茗玉生前是黛玉,死后成了宝钗,这是什么操作?其实就是黛玉死后,宝钗以自己的名义把黛玉葬了,自己顶着黛玉的名字嫁给了宝玉。

宝钗、黛玉合一,就是秦可卿,所以秦可卿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:真正死去的是林黛玉,嫁给宝玉的是名叫林黛玉的薛宝钗。

80回后,林黛玉的遭遇是“玉在匮中求善价”,被当成一件精美的商品,待价而沽——卖了。

黛玉在葬花词里说:“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 ”就是她被卖后自己的选择——为了保证洁白无染,自尽死了。

黛玉既然被卖,她就不可能做嫡妻,而是成为一个通买卖的妾,既然是妾,且是一个有倾城之貌的妾,父子聚麀而占之,就有可能,所以说,死掉的秦可卿,就是80回后黛玉面临的凶险之境,所以黛玉之死并非生病而死,而是被逼而亡。

既然死去的秦可卿只是一个妾,贾珍就可像贾赦对待秋桐一样,不把聚麀之诮当成一回事,而是把对秦可卿的感情当作一件附庸风雅的事,犹如薛蟠有龙阳之好一样,是一件雅事。

贾蓉续妻姓许还是姓胡?续妻就是活着的秦可卿。

秦可卿死后,贾蓉有了续妻,但奇怪的是,宁国府好歹也是国公之家,她续弦一事,曹翁压根没有提过,只是在第五十八回中,提到他的续妻许氏和婆婆尤氏去参加老太妃的祭奠。

对于贾蓉的续妻,程高本续写的92回中,贾政对冯紫英介绍她:“我们这个侄孙媳妇儿,也是这里大家,从前做过京畿道的胡老爷的女孩儿。”

那么,贾蓉续妻到底姓胡还是姓许,笔者认为她应该姓许,为什么呢?

秦可卿的身世有两个,一个是从养生堂抱养的孤女,一个是诗书传家的秦业的女儿,为什么?

因为秦可卿的一个身份是被卖的黛玉,既然被卖,就必须把她说成是贱籍——养生堂抱养的孤女。

但是黛玉自尽死后,宝钗顶替了黛玉的身世嫁给宝玉,又需要抬高她的身份——成为秦业的女儿,秦业实际就是黛玉的父亲——林如海。

宝钗之所以冒充黛玉的身份,一是黛玉娘家林家的家世比薛家商人之家好,一是黛玉在进荣国府时,实际就和宝玉有婚约,这在兴儿给尤二姐的对话中早有体现:

“只是他(宝玉)已经有人了,只是没有露形儿,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......再过三二年,老太太便一开言,那是再无不准的……”

也就是说,黛玉是早就许给宝玉的,宝钗顶替黛玉嫁给宝玉,顺理成章。贾蓉实际是宝玉的一个分身,代表林黛玉的秦可卿死后,代表宝钗的秦可卿,以许氏的身份嫁给贾蓉,本来就无需再费周章,许氏实际就是宝钗,也是秦可卿。

许氏的“许”,是“许配”的“许”,所以程高本的胡氏,根本是无稽之谈。